日照信息网
体育
当前位置:首页 > 体育

浮屠七生 第五十九章 被杀

发布时间:2019-09-26 03:58:47 编辑:笔名

浮屠七生 第五十九章 被杀

第五十九章

被杀

——————————————

......

无论那妖洞中和紫发雷光狮的如何......此刻都与姜衡无关。

他一身黑衣早已经离开了那片山林,或者说从一开始他便没有进去。

吸引阿平的不过是一点障眼法而已。

......

“这是什么?”

朔不二看着姜衡手中的药瓶。

“这是一种迷惑对手的药物!”

姜衡是一个很聪明,并且很擅长发明一些古怪药物的炼药师:“你服下之后,短时间内会和我的气息一模一样!”

......

就这样阿平追着朔不二的气息一路到了这处妖洞。

竟然完全没有仔细去注意在另外一边的诱饵不过是朔不二和燕红烛的妖兽服用药物之后所散发出来的气息。

不过这样的手段......

他们是想不到的。

他能姜衡能想到,也是因为他的出身,他的前世和他们不同。

那个世界的人就是这样敢去放开了想象去做一些事情。

就比如下药这件事情。

.....

在顺利的利用朔不二将阿平调走之后,姜衡从纳戒中取出了自己事先准备好的黑衣穿上之后。

一路便往青岩国都去了。

路上,他放弃了御剑飞行,因为这是一个非常惹眼的姿势。

几乎一使用就瞬间暴露了自己的身份......

他徒步回到了青岩国都,悄无声息的从人群中钻进了一道小巷里面。

在那里已经有一个男人等着他,在那人的带领下,他寻到了贤王府的后面那里。

在后门轻敲了两声之后,房门推开。

姜衡进入,而那个男人则是守在外面。

贤王府......

这算是仅次于宫城的存在,因为贤王是目前青岩国唯一的王。

他的地位不弱于国主的存在,一般人鲜少进入。

即便是这几天年宴,宫城那里也只是开放了庆书殿而已。

其余地方把手森严,任何的风吹草动便能引来一堆守卫的围攻。

但此时此刻,本应该把手森严的贤王府内,却没有看见一个府兵,甚至一个下人的存在。

他走在贤王府的院子内,就好像是进入了一处无人居住,却有人经常打扫的院子一样。

那是一种太过寂静的感觉......

而这种寂静带来的往往是不安的事实。

......

他径直的朝着贤王府一处最大的藏书阁楼那里过去。

那是他和贤王约定的地点。

也正是之前贤王希望他放弃第七场比试,来此地和他秘密见面的目的。

......

他放弃了。

因为对于他姜衡来说一场比试的名次,从始至终都没有那么重要。

去争一个名头,不过就是兴趣使然的事情而已。

他来到青岩国都的目的从始至终都是为了一件事情——那便是查明当年青岩古派路当真人遭到围攻致死,青岩古派多年来被压制的原因。

......

此时此刻的到来,也是为了这些。

贤王邀请他来这里,谈论的就是这件,外人一直不敢提起的事情。

但是不安的感觉越来越浓郁。

为什么?

......

当姜衡推开了藏书阁楼的大门时,一抹淡淡血腥味瞬间钻进了他的鼻子里面。

“气息?很微弱的气息!”

是贤王的气息!

姜衡脚步加快,迅速的冲到了藏书阁楼第五层,也是最顶层的位置。

他冲了过去。

在那里看到了躺在血泊中的贤王。

一动不动,只剩下最后一口气。

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好歹也是禅武境的高手,怎么会......

姜衡观察力乐一遍四周,方才注意到四周根本就没有打斗的痕迹。

那么他是怎么受伤的?

从某些方面来说,姜衡是一个大夫,是一个医生。

他一眼便能看出贤王左丘此刻的伤势已经危及到了生命。

五脏六腑皆是被震碎,最重要的是胸前的伤口那里的致命伤。

那伤口四周是糜烂的血肉。

被下了毒?

凶器在哪?

他的目光很快就注意到在不远处,一根翠竹棒满是是血的摆在那里。

他隔空控物,那翠竹棒回到自己手中。

正是自己的翠竹棒!

它怎么会在这里?

就在姜衡惊讶的时候,那贤王左丘显然已经没有了多少力气再支撑下去,他开口:“埋伏......”

简单的两个字之后,就彻底的失去了最后睁开眼睛的力气。

生命的气息正在极速的下降。

与此同时......

贤王府外传来了一声怒吼:“姜衡,你竟然敢刺杀贤王!”

那声音的来源正是赵飞城。

他带领手下的人已经火速的将贤王府彻底的包围住了。

那吼声足够整个青岩国都都听到了。

他将贤王左丘背起,从阁楼往外面望了过去。

几个禅武境的将领已经各持兵器朝着这边围攻了过来。

而赵飞城就在他们身后指挥着。

逃?

眼前的这一切他只能选择逃走!

......

手中翠竹棒一甩,几道真气同时释放出去。

那几个禅武境的将领立刻一挡。

哪知道那真气当中竟然藏着好几个小小药瓶。

药瓶撞击在他们的兵器上之后,瞬间爆炸,红色,白色的药粉弥漫在了天空中,久久不曾散去。

.

浮屠七生  第五十九章 被杀

.....

紧跟着姜衡脚踩古锈剑抓着贤王左丘一路御剑飞向了空中。

赵飞城见状,当即大喝一声:“把贤王的尸体留下来!飞行队上!”

青岩国的军队远不仅仅只有陆军。

他们有相当一队数量不少,并且装备劲量,训练有素的空军。

不过此处的空军,所以骑乘是一只只经受了长期训练的妖兽坐骑。

上百头早就已经准备好的飞行妖兽立刻朝着姜衡追击了过去。

这让所有人不得不想起,那一日,姜衡一人出手,控制上百飞剑,御剑飞过青岩国上空时候的场面。

然后风水轮流转,那时的场面已经不再,剩下的只有姜衡一人一剑,被上百个飞行骑兵追击的场面。

“发生了什么事情?”

“怎么连飞行骑兵都出击了?”

不少人看到了贤王,看到了已经成为了尸体的贤王就那样被那个叫姜衡的人抓在掌心。

而他身后追击的上百个飞行骑兵则是一边追击,一边大喊道:

“留下贤王尸体!”

尸体?

贤王?

那一句话,那六个字、已经足够说明了此时此刻的情况!

紧随其后,赵飞城所带领的军队从青岩国都中穿行而过,他们一边走,一边大声喧出了一个重大的消息:

“青岩古派副掌门姜衡,刺杀贤王左丘,携带尸体潜逃!!!!”

南阳治疗早泄医院
南阳好的牛皮癣医院
南阳哪家医院治疗牛皮癣
南阳哪家医院治牛皮癣
南阳能治疗牛皮癣的医院